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6章:石人

发布时间:2019-09-24 16:57:21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6章:石人

老嫖拍了拍脑门jixu説道:“原来是这样,我日的,差diǎn被你们説的带到沟里去了。<-.一帮三炮,有那么复杂吗?还分析上怎么放进去的,你们怎么不分析分析把它拿出去?真服你们了。”

很明显老嫖的这几句话,是在埋汰我们几个,可马大哈却没有听出来,顺嘴接了句:“是啊,把它带出去兴许还能卖个好价钱。”

“带你个头啊,我日的,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这陨石连在雨花石上,要带出去就得把雨花石也带出去,看zhègè头得好几吨重,算了,便宜你小子,白给你了,你拿走吧。”

被老嫖损了几句,马大哈才明白是什么意思。我心想,毕竟还是没有太多经验,竟然连好赖话都听不出来,下次再下墓,可不能再让马大哈下来了,还得学几年,他差的太远了。

“你看明白了什么?别卖关子,有什么tongkuài説。”天翔在一旁很正式的看着老嫖説道。

也不知怎么的,总感觉老嫖好像很怕天翔似的,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难不成这jiushi利益guānxi,拿人钱财就得替人卖命。

“你们听过明朝的热感效应吗?”老嫖一改刚才的嘻哈面貌,很正经的问道。

除了小狼,几乎都是在摇头,老嫖接着説:“我日的,这你们都不知道?没文化真可怕啊。算了,不和你们讲了,还是直接做给你们看吧。”

老嫖四周看了看问道:“有什么家伙能装水的,越多越好。”

又是马大哈接话,结果一样又被喷了“我这有。”从里怀里拿出一瓶水来。

“我日的,那个不能用,那是我们保命的水,真服了,你不光没文化,还没脑子。”

老嫖説完,就开始走向水潭,有双手捧了一些水过来,直接洒到陨石上。只见水刚倒在陨石上,likè出现了不少的热气,紧接着老嫖又捧了几下水,嘴里嘟囔着:“我日的,这小孔还真能装。”

我并没有明白老嫖这是在干什么,所以也没有zhudong去帮他,毕竟他zhègè人,帮的好还行,还不一定夸你,但帮的不好,就肯定损你一顿,估计这也是天翔和小狼都没有帮他的原因吧。

“哥几个,算我求你们了,有diǎn眼力见行吗?能不能都动动,没看见我在做大自然的搬运工。”老嫖很苦逼的表情看着我们説道。

我们学着老嫖的样子,开始一捧一捧的将水倒在陨石上,果然团结jiushi力量,每人不到5捧水,就把陨石密密麻麻的小孔灌满了。

灌满后,大家都围着陨石看,也不明白老嫖在搞什么,看了有一会,什么fǎnying没有,老嫖自言自语的説:“我日的,难道是我搞错了,zhègè不是热感机关。妈的,我怎么也犯这种没文化的错误。”

就在老嫖话音刚落,后边的水潭里发出了yizhèn闷响声,吓了我一哆嗦,所有人的第一fǎnying,都是蹲了下来。

“我日的,哪里响?你们听清楚了没?”老嫖一边四周张望,一边问道。

小狼指了指水潭,并没有説话,大家的目光都看向水潭,但水潭里并没有变化。紧接着又是一声闷响,这次声音响的时间比较长,可以断定的确是从水潭里传出来的。

水潭两侧的岩壁也开始响了起来,不过并不像是水中的闷声,这声音非常的尖锐,明显是金属的摩擦声。在这种地方听这么尖锐的声音,让人有一种恐惧感,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鸡皮疙瘩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我只好捂住了耳朵,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声音,可任凭我怎么去堵,耳边还是荡漾着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所有的声音终于停止了,定眼一看水潭里,形成了一个漩涡,而且漩涡的转数很快,水潭的水位,在快速的下降。

“快看,那是什么?”马大哈指着水潭中间説道。

水潭中间竟然露出一个,青铜的刀尖,随着水位的下降,看的更加的清楚,的确是一把青铜大刀。“水中有人。”

也不知是谁喊了句,所有人都惊呆了,一个个目光紧盯水潭里,很快水潭中间露出了一个人头,不过并不是真的人头,而是石头的雕像。

看来zhègè水潭还真是深,已经下去两米多的水位了,漩涡的速度一diǎn也没减少,不过却可以看见两侧的岩壁下面,都已经被金属封死了,看样子好像是青铜制品。

没过几分钟,水潭里的水都退却了,水潭里出现一个石人,手持一把青铜大刀,站立在水底。

还是小狼胆子大,第一个跳了下去,转了一圈看了看,对着我们説:“这有有一条路,通向下面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6章:石人

。”

大家一听説底下有路,都没加思索,一个接着一个的跳了下去。到底下才看清,这石人雕刻的真魁梧。手持一把青龙偃月刀,不,仔细一看不是,应该叫青蛇偃月刀。刀身是月牙弧形,刀把上却是一条蛇的身子,刀身从蛇的嘴里出来,看上去很恐怖的样子。

这石人身上雕刻的衣饰,并不像是中原风貌,应该是哪个部落的服饰,腰间缠绕一条黑蛇,身上除了这条黑蛇有颜色,其余部位几乎都是石头的本色。不明白为什么要刻意用黑色石料去雕刻一条蛇,看上去十分扎眼。

好像是有意要突出这条黑蛇似的,走到石人后面,底下有一条通道,是那种条石的台阶,台阶上都是被水泡过长出的水苔,看上去绿幽幽的。

心里顿时感觉到奇怪,为什么底下台阶有水苔,而zhègè石人身上却一diǎn水苔都没有,这着实让人感觉惊奇。

抬头看了一眼石人的后面,差一diǎn没把我吓坐地上,心怦怦乱跳。太突然了,一diǎn心里zhunbèi都没有,石人的后面,竟然不是人的后背,而是一条蛇身,上方是一个大蛇头,正张着大嘴,吐出蛇信子。特别是蛇的眼睛雕刻的活灵活现的,直勾勾的看着下面,就像是在看我一样。

摸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都被吓出汗来了。真是太突然,要是有个心里zhunbèi还不能这样,吐出的蛇信子几乎就要够到我的头dǐng。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説,不怕,不怕,这是个假的。拍了几下,只能靠自己来ānwèi一下,受到惊吓的心脏。这要让老嫖知道,一个石头的都把我吓成这样,那还得损死我啊。

“七叔,别看了,快走了。”

白山治疗早泄费用
吉首治疗龟头炎方法
朔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去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怎么走
北京国仁医院来院路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