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真宝 第三十章 兄弟们等着呢!

发布时间:2019-09-26 01:43:26

真宝 第三十章 兄弟们等着呢!

长刀划破空气的呼啸声传入星痕耳中,然而星痕却连看都没有去看,他双目中只有着脸色骤变的米勒。

就在这时,星痕突然感觉到脸上一凉,什么东西飘到了他脸上,他伸手一摸,指尖挂着几滴鲜红。星痕心中一惊,顺着血液飘来的方向斜眼看去,只见艾布纳正站在那里,而肖森纳德的长刀,便停留在他的脖颈边。

那一缕鲜红,便是从他脖间飞出的。肖森纳德并没有真的砍中他,只是长刀卷起的刀风,将他的脖颈划破。这一刻,星痕终于知道艾布纳怎么去替自己阻拦肖森纳德了,用的是他大贤者的地位,用的是他的胆识,更是他的智慧。艾布纳算准肖森纳德绝对不敢在米勒正是宣判前杀了自己,所以他毅然决然的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肖森纳德与星痕之间,让肖森纳德无法攻击到星痕。

这听上去一切尽在艾布纳的算计中,可实际上却是凶险万分,只要有一点判断失误,便会送命,这可以说是在赌命。

“大师!”肖森纳德虎目怒视着艾布纳,艾布纳突然出现着实吓了他一跳,要不是他反应极快,及时收住了刀,艾布纳早已人首分离了。

艾布纳却依旧带着和蔼的笑容,也不答话,就那么看着肖森纳德。然而,在肖森纳德眼中,艾布纳的笑容简直可恶,他算准了自己不敢砍了他,所以就这么挡着自己。如果让肖森纳德此时给艾布纳一个评价,那一定是不要脸的老无赖!

另一边,米勒看到肖森纳德被艾布纳挡住,心中也是暗骂了一句:“这个老无赖!”然而他却没有办法,更让他郁闷的是,之前自己为了表示对艾布纳的尊重和对肖森纳德足够的信任,他并没有让任何随从和护卫留在身边,所以此时就算那些护卫们看到这里不对,想要来保护他,也是鞭长莫及,根本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赶来施救的。

所以对米勒来说,他最需要的就是时间!肖森纳德显然是指望不上了,所以他需要时间等着自己护卫的救援。而这一点,显然星痕也明白!星痕会给他时间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没有了肖森纳德的阻拦,星痕下一刻便已经出现在了米勒身边。米勒见状大慌,抬拳便轰向星痕。可惜,他虽然也学过一些武技,有过玄力的修炼。但他毕竟是皇帝,学习更多的是治国之道,抚臣之策,所以在武技与玄力上,他与星痕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

一拳轰出,只是打破了星痕留下的残影,紧接着米勒只觉得有人在他背上一拍,然后身上就是一凉,便发现自己的上衣被星痕卷在了手中,露出了护身的内甲。

“幸亏我有宝甲护体。”米勒心中想着,然而只是片刻,他就觉得身上一凉,护身的宝甲便落入了星痕之手。他的宝甲确实防御力惊人,刀枪不入,就算是拥有九十级玄力的冒险者,也只能伤到他,而不能致命。但可惜,面对星痕他悲剧了,因为星痕可不是去攻击他,而是去脱。所以哪怕再珍贵的宝甲,对于星痕而言,也就如一件普通的衣服,没有任何意义在。

宝甲被扒掉,米勒心中大急,他现在是真的慌了,自己上半身已经被星痕脱了个干净,而对方显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再继续这么下去,恐怕自己就真的要成卢恩王国第一个在臣子面前裸奔的皇帝了。

想到这里,米勒立刻急道:“小兄弟,停手!你如果停手,我可以放你离去!”为了顾及颜面,米勒不得不做出让步。

然而,他话音刚落,就觉得腿上一凉,裤子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踪了,只留有护住重要部位的最后一层遮羞布了。

“呦,粉红哒~”星痕的声音响起,并且声音很大,在刑场内回荡起来。这一刻,所有在刑场内的人都听到了,安德烈抬头看去,肖森纳德不经意间伸了伸脖子,艾布纳微微侧头,就连那些执行着命令,一直隐藏在暗处的人,也纷纷露出脑袋,向着场内看去,皇帝的内裤,这绝对是他们生平仅见的东西。

米勒此时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但他却不得不压制着自己的怒气,甚至语气中带着几分哀求道:“小兄弟,快停手,你对我出手对你也没好处,你停手我答应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放你们离开。”

米勒的话终于打动了星痕,让他没有再继续。

“你说真的?”星痕看向米勒。

“当然是真的!”米勒立即开口,他斜眼扫了一下,看到自己的护卫即将赶来,总算松了一口气。

然而他这口气还没吐完,就感觉一股凉风划过自己下体,原本刚刚松弛下来的面孔,立刻变得扭曲取来,铁青的脸,已经变为了赤红色。

再看星痕,手指上正旋转着一条粉红色的底裤,笑呵呵的看着米勒“可惜,小爷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得,而且还有这么多兄弟等着看呢,我怎么能让他们失望?是不是,大伙~”

最后一句,星痕时扯着嗓子喊出来的,虽然没有人开口,但实际上在场的所有人,内心中都大声的回答了一句:“是!”

刑场内并无声音回荡,然而米勒耳中却被“是~”这个字,震得生疼。这或许是他心理作用所产生的幻觉,也可能是万众一心的期许,所生成的效果。

刑场上一片寂静,一切好像都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米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甚至一直顺着脖颈,蔓延到胸口。他的全身因为愤怒颤抖着,整个人就像是一座随时爆发的火山。

“混蛋...”两个很轻的字眼,从米勒牙缝中挤出。下一刻,哪怕是皇帝的涵养,也终于无法承受这份羞辱,爆发了!

“给我杀了他们,我要让他们万箭穿心而死,还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作为史上第一个在数千人面前裸奔的皇帝,米勒终于爆发了,他的沉着冷静,他的庄重睿智,在这一刻统统烟消云散。就像一个市井流氓般,发出着一句句恶毒的诅咒。

“肖森纳德!你个蠢货在等什么呢,还不出手!”原本一直称呼将军,此时因为愤怒,米勒也不再考虑对于下属的尊重,直呼了肖森纳德的名字。

肖森纳德闻言,眉头一皱,他之前也有过相同的经历,他同样十分愤怒,但是却没有像米勒这般,已经陷入了疯狂的状态。虽然米勒被扒,他也有失职的地方,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一直对他客客气气的皇帝,竟然会开口叫他蠢货。在先皇那里,他就已经是将军了,更是被赐予了监察者之剑,作为了当朝的辅政大臣

真宝  第三十章 兄弟们等着呢!

,权势滔天。然而却被米勒这么辱骂,这让他着实心中不悦。只不过米勒毕竟是皇帝,在这个时候,身为臣子的他,尽管不悦,也必须要先服从命令。

“哼!”肖森纳德轻哼一声,不知道是哼给米勒听得,还是冲着艾布纳与星痕发出的。但不管是对谁哼的,他手中的长刀却是劈向了艾布纳。米勒开口了,他必须要执行。

这时,星痕已经回到了艾布纳身边,见到肖森纳德挥刀过来,他直接伸手一推,将艾布纳推向了安德烈,同时一个转身,双手挡向了肖森纳德的长刀。

长刀与星痕的双手接触,星痕只觉得手上剧痛,手掌骨都有碎裂的声音,那是长刀的冲击力所造成的。这也就是因为他手上的那双手套确实不凡,否则肖森纳德这一刀下去,不要说星痕的手了,就算是一块巨石,也会碎裂的。

剧痛下,星痕咬牙,他的眼睛在这一瞬间由金色化作了红色,一头火红色的头发无风自动,犹如跳动的火焰。下一刻,他的左手一把反抓住了肖森纳德的长刀,同时右手探出,抓在了肖森纳德的手腕上。

被星痕抓住手腕的这一刻,肖森纳德第一次感受到了那双手套的触感。那并不是想象中的丝线所缝,也不是铁甲筋皮所造,而是与人类的皮肤无异,甚至还是女子那种娇柔的皮肤,只是略微有些冰凉,如果不去看根本感受不到对方戴着手套,只会以为是一只纤柔女子的手。

丝丝凉意包裹着肖森纳德的手腕,然而肖森纳德却第一次脸上露出了恐惧。

黑龙江虹桥医院具体地址
黑龙江虹桥医院通讯地址
黑龙江虹桥医院公交地址
黑龙江虹桥医院地址怎么走
黑龙江虹桥医院的具体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