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牧仙志 第三百四十二章 老鹊仙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3:37

牧仙志 第三百四十二章 老鹊仙

雷霆着急,连忙急道,牛郎是伏牛堂的少东,若牛郎言语太冲,还请仙姥多多海涵。

老妪咧嘴和睦笑那雷霆,一个小丫头什么都不懂,就莫要瞎掺和进来,她可是要比谁都要了解牛郎。

“鹊仙……”牛郎脸一沉,欲言又止,活生生把话全都吞下去。

“哟呵!”鹊仙笑容愈加冰冷,就跟周遭习习阴风一样,“记得起老身了?”

牛郎左手持烟枪挥指周遭枫树树冠,“这一只只乌鹊告诉我的……”烟气袅袅弥漫,如若朦晨的朝雾。

众人闻言,抬起头一看,枝丫上的树叶全都不见。唯有一只只黑漆漆的乌鹊,黄豆大小的眼眸子,或绿,或红,或蓝,或黄,静静的俯视众人。

道牧想起土色阴信上曾有这么一段话,“如若道牧等人来此探究,你切记要跟老鹊仙先报个信儿。若不得已,就将牛郎推向老鹊仙,由她自作决断。”

知晓些许内情的道牧,不仅没有畏惧对方,反倒前进几步,对老鹊仙行一礼,“前辈可否告知晚辈,挚亲血禁是甚?”

老鹊仙闻得道牧头上香溢着斑斓的玄武鸿运,见得道牧周身龙飞凤舞,“牵牛星上正蜗居的龟蛇,没告诉你?”她连掐指都懒得掐,便晓得其中一二。

道牧闻言,姿态愈加尊卑恭敬,怕是二位老祖宗的老友,躬身深弯腰,作大揖,“金鳌与玄蛇两位老祖宗,一向只与我谈天论道,不曾谈过前世今生。”

老鹊仙老脸凝皱,眼眸子在初升的皎月下,竟毫无光彩黑洞洞,“那他们还沾染你的因果?”她脸上难得浮现些许好奇,须臾,喏喏轻言,“挚亲血,禁禀赋,敛锋芒。活在世,生平凡,死平凡。存在世,无大灾,无大能。”

“挚亲?”道牧疑虑,左手紧攥决刀,袖袍下右手颤抖着,“所谓挚亲,可是指亲生父母?”

“这要看你个人对挚亲的了解咯。”老鹊仙微微笑,目光跳过道牧,对着牛郎招招手,“你老老实实,莫惹老身生怒,你朋友才有活路。”

乌鹊们不吵不闹,静静盯凝道牧等人,只要老鹊仙动一下念头。它们的利爪可以瞬间剮净道牧他们身上的肉,利嘴可啄食道牧他们的神魂。

道牧血眸水波斑斓,扫视一只只乌鹊。“那些个游魂夜鬼,全都成了它们吧?”他忽有所感,猛地低下头,扫视一地的落叶。

须臾,道牧蓦然又抬头,对视那双黑洞洞的眼睛,“难道这些落叶,可都是搭过鹊桥的乌鹊?!”

“嗯。”老鹊仙淡淡然,瞥道牧一眼,并不愿作多解释,“你们还不走,老身保不准你们不会出意外。”说着,老鹊仙颤悠悠转过身,“牛郎,还不快跟来!”

“哦。”牛郎没办法,只得仰着脖子,跟上去。

道牧见老鹊仙反应淡漠,连忙快步而上,“可……”他话还没吐完整,被张天师一瞪眼,整个人定在原地。接着就见张天师对道牧摇几下头,然后领队消失在无尽黑暗之中。

道牧旋即恢复过来,抬头在看,乌鹊全都变成茂密枫叶。整个变化过程,来无影去无踪,好似做梦一般。莫说道牧本人,雷龚琼与雷霆都发出惊疑的声音。

道牧心念才动,大风呼啸卷来,“走吧。”话刚落,道牧纵风低空飞驰。

候大壮放出大黑驴,雷龚琼脚踏雷光,雷霆驭霞雷仙剑,千余奕星门弟子紧跟其后。

因那对苦命鸳鸯是两具凡胎浊体,道牧纵使有金乌血承,弄风行云,也才将他们驮起一丈高。若换阿萌来,自是能登巅入云,只是阿萌定然不愿意让他们骑乘。

一刻钟后,道牧拖着两个凡人飞过红枫树林海的界线。就在那一刻,道牧脑海中回荡起老鹊仙的声音,“今生血禁恐难消,博得血脉万古存。”

道牧蓦然回首,血色星眸蕴星河,璀璨斑斓。他将面前红枫树林海从面前看到尽头,也不见老鹊仙和牛郎他们。

红枫树就是普普通通红枫树,枫叶就是普普通通的枫叶。晚风徐徐,枝丫晃荡,枫叶相互嬉闹,嘘嘘唰唰,响个不绝。

谁能够想得到,在这里死后,要么成为阴间替死鬼,为自己赎罪,还要为他人顶死,要么就成为红枫树林海的一片叶子。

“阿道,怎么了?”候大壮见道牧行为古怪,有点不放心。

道牧摇头长叹,并报以微笑,“我在想老鹊仙那一席话的含义。”转身跟上奕星门弟子汇聚成的彩带。

彩带绚烂,十彩斑斓,此刻正是夜市蒸蒸上上之时,千丈彩带坠入城中繁华地,也只是稍微让人惊疑一下而已

本打算将这对苦命鸳鸯遣送回去,这也算是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然,这对苦命鸳鸯见到修仙者的神秘而强大,阴阳两界光怪陆离。他们深深感触到有强大实力的重要性,一个劲要拜入奕星门。

奕星门岂是这么容易进,更何况他们早就过了开蒙启灵的最佳时期。这种普普通通的人就算是要进入牵牛星的奕剑山做一个杂役都不会要,更别说奕星门。

这年轻男子算账能力不错,女孩操办内部有天赋。本就是一个富家少爷跟一个精巧女婢的爱情故事,这种凄美桥段太多,这类书籍一箩筐,可就是这么真实。

“那就留着他们在这里做杂役吧。”道牧建议他们在此处奕星门的据点做起,自己通过努力从杂役佣工升为外门,再从外门升入内门。至于能够做到哪一步,就看他们二人的造化。

若雷霆不愿意要,那么他道牧就替伏牛堂收下,若非两人想要入奕星门太强烈,道牧早已将他们收入伏牛堂。

雷霆怎会不愿意,两个必死的人,竟然扭转死势转为生,值得留下来,做以投资。小小的付出,可能得到巨大收获。再讲她奕星门家大业大,哪个地方不能塞下两个人。

得到雷霆认同,这对苦命鸳鸯喜极而泣。道牧这个最不可能帮他们的人,竟然是最热心帮他们的那个人。

他们真个是万万没有想到,两人感恩戴德磕几个响头后。雷霆早已有了安排,使人领着二人下去。

雷霆问道牧三人要不要吃几口热菜暖酒,压压惊,散阴气。阴间不知红尘日,道牧一问才知,原来他们在红枫树林海失踪三天两夜。

道牧本来想开口,让雷霆无需劳烦下人。只因他们在流鬼之地,同城隍神、土地神、判官爷等一众鬼神吃过。

谁知道牧话还没讲出来,雷龚琼就抢先开口,笑哈哈讲道,他们并不需要热口的饭食。

雷龚琼第一次尝那人间烟火祭品,冰火两重天的感觉,让他说着说着就垂涎三尺。

虽然雷龚琼讲的都是事实,他没有夸大其词,也没有刻意隐瞒什么。但是雷龚琼口手并用,声情并茂,动作和神情夸张,以致于大街上那些个吹牛的人一般,给人以浓浓的炫耀之意。

雷龚琼并不觉得什么,雷霆却听得心惊胆颤,交叠在腹部的双手,不知相互紧攥多少次。

曾闻阴阳交融,晓得有阴间,阴间有阴司。她尊为地仙,碰见过阴司鬼吏,见过几个钟馗,更是和其中一个钟馗有过合作,但未曾到过那阴间。

生人不入阴间,死人不在阳间,是为亘古不变的法则。

雷霆抬手一招,桌案上的玉晗全都飞入手中,“仅仅凭这几枚玉晗?”

噫!雷霆俏脸露惊容,猛地抬头,扫视众人。原来,玉晗入手冰冰凉凉,手掌似拿着几块冰,伸在清风当中。

玉晗锁阴,阴煞森气难以外露。遂手感应该跟普通的玉,没甚太大区别。这正是为何掘墓者能够将玉晗假称做玉佩售卖的原因。

她方才因双手互握太用力,摩擦惹得泌出香汗,玉晗握在手中,应该有种温热粘黏的感觉才是。

“李焕衍是钟馗,这玉晗被他开光过。”道牧右手拿着茶杯摇晃很久,热气都没了,茶都凉了,也没见他喝上一口。

李焕衍是钟馗?

雷霆这才恍然,见她从手中拿出两枚玉晗,扔给雷龚琼,自己收下三枚。

雷龚琼嘴巴大张,一会儿低头看手中两枚玉晗,一会儿抬头看自家妹妹,欲言又止。

“你兄妹二人缺玉晗的时候,大可主动联系李焕衍,同他易物。”道牧眼睛闪过一抹阳光,手中凉透的茶水,再次袅袅生烟。“此法为李焕衍师门独有秘术。”

“诸多雷修猎魔人,都有我哥哥恁般烦恼。不讲其他门派,仅仅我奕星门都数不胜数。”雷霆想到的不仅仅是自己兄妹,她看到玉晗将彬礼的魔头封口,就已经想着如何惠及整个奕星门。“若是可以,我欲大量购入,或者利益置换。”

“若只是私人需求,李焕衍每年赠予你们两三枚,并不是甚大问题,更不会有甚过分要求。”道牧右手食指轻轻点动茶杯壁,一股小旋风将茶水卷入道牧口中。“但是你们要大量购入玉晗,只是你们付不付得起唯我独尊宫给出的代价。”

据道牧了解,唯我独尊宫异常富足,应该是一个隐世的庞然势力,类似于“自然”“轮回”这类。

保定治疗早泄医院
佳木斯整形美容费用
辽宁牛皮癣医院
保定好的男科医院
佳木斯整形美容手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