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菊韵】谢院长的心愿(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25:36

眼看年底了,年近七十岁的沙湾镇医院退休的谢院长,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回到家,还没有休息两天,便再也呆不下去了,执意要回乡下老家一趟。叫上老伴儿,开着子女们为他凑钱买的越野大奔,离开位于市区繁华路段的小区楼,直奔乡下而去。他要去从小生活的硝厂老宅,完成一件埋藏在心底的一份宏愿。
沙湾镇医院原是个无人愿去看病的老旧镇卫生院,基础设施简陋,医疗配套设备落后,是谢院长上任后,改造成如今楼房崭新,各种医疗仪器先进,配套设施完善的医院。谢院长也成了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名片,被他挽救了生命的乡民不计其数。
车子进了沙湾镇,便不得不慢了下来。人们见到谢院长来了,都亲热地喊一声谢院长,问候一下聊两句,格外亲热。
不过,今天的谢院长似乎有些心事重重,并未停下车过多地耽搁,而是直接将车开到了与硝厂相隔一条山谷,来到了团结村民组马路旁。谢院长下了车,并不说话,阴沉着脸自顾地走着。脚下是熟悉的乡间小路,尽管已近七十,又刚做完手术,谢院长并不让人搀扶,一步一步地向着对面山坡走去。
多么熟悉的山路啊!谢院长走着,似乎又想起了小时候,自己与小伙伴们一起,就是沿着这条山路,终于走向了外面的世界。父辈们大多不在了,一起长大的伙伴们,也已许多人不在了,唯一不变的,似乎只有脚下的这一条山路,亘古存在着。而如今,谢院长回来,他的心愿,就是要将眼前的这一切,彻底地改变!
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这里原来是三十多户人家,一百多人的村落。如今,尚留在村里的,只有寥寥无几的六户,并且全都是差不多六七十岁的老人。年轻人早已去了外面的世界,许多人在外买了房子,安了家,再也不愿回来了。那已经十几年无人居住的几座木楼,早已破败不堪入目,寒风中更显得几分荒芜,令人倍感凄凉。
谢院长的心不由得一阵疼痛,眼前的一切,更加坚定了他心中要将这一条路修好的想法。远远的一道身影向谢院长夫妇迎来,那是他本家兄弟,也是如今还留在村里的六户人家之一。
“回来了?”
“嗯,其他人都到了么?”
“早到了,就等你了。”
兄弟边说着话边继续向上爬去,不一会儿,便到了此行的终点,位于半山腰的几幢摇摇欲坠的木质楼房。此时,几乎所有能够回来的,和原本就不曾离去的,包括这个村民组所在的混子村主任在内,已是有二十几个人等在那里了。这些人都是收到谢院长的电话,纷纷放下手头的活计赶回来的。众人虽然事先也有些隐约的猜测,不过,在谢院长没有确定之前,大家依然有些好奇,不知道谢院长叫大家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
“我们都老喽!”
看着眼前这些当年曾一起爬坡上坎,一起疯闹玩耍的伙伴们,也看着几个从市里赶回来的小辈们,谢院长并未直接说出召集大家来的原因,而是语气有些沉重地感叹道。
“是喽,大家都老喽!”
“听说你刚做了手术,身体感觉咋样?”
“叔啊,有啥子事,你就直说了吧。只要能够办到,当小辈的肯定支持叔。”
这里在座的,几乎都是谢家之人,听到谢院长的感叹,纷纷开口。有跟着感概的,有问候他身体状况的,也有几个小辈,更是直接开口,问他将大伙召唤过来目的的。只有杨主任坐在那里,并未开口。不过,作为相邻的齐心村民组长大的杨主任,心里其实也多少有些猜测,只是并未确定,不好多说什么。
“呵呵,你们说,我们这里好不好?”
谢院长开口问道。他知道,即便是他想要修这条路,没有大家的支持,也是很难完成的。之所以把大家召集起来,谢院长更想听听大家,特别是那些外出的年轻辈的想法。毕竟,修一条路,特别是在这样的地势复杂的山间,如何选取路线的走势十分重要。如此一来,势必要牵动到大家的利益,包括土地的占用,人力物力的付出等等。他虽说如今退了休,有点积蓄,不过,要说单靠他的那点积蓄就能把路修好,无异于天方夜谭,根本是不可能的。
“好是好,就是留不住人。”
有小辈笑着,十分干脆地回答道。
“那你说,为什么留不住人呢?”
谢院长紧跟着问。
“没有路呗!说老实话,要不是叔你通知,我是真不愿意平时无事回来,光是爬这老坡就够呛,现在我腰还痛得不行。”
那小辈也知道谢院长人和气,便开着不大的玩笑,一边还故意地揉着自己的腰。
“你娃儿昨晚上和媳妇‘打架’了吧?倒怪起这路来了。”
谢院长笑骂了回去,接着,却是沉重地叹气一声,说道:“是啊,没有路,有车也回不来,有房子也没有人住!你们看看,这好端端的房子,就因为没人住,如今成了什么样子?真是造孽啊!”
“唉!造孽哟!”
众人跟着感概道。
“你说,要是我们修一条路到家门口,你们还愿意不愿意回来?”
谢院长终是忍不住,说出此次来的目的。
“修路?哪个带领修哟?”
那几个年轻辈眼睛一亮,有些不敢置信,接着又焉了下去。他们是知道的,不止是他们的父辈,甚至他们爷爷辈开始,早已有了修一条通往外面世界的路的愿望。只是,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愿望,几十年过去了,终究只是水中月,镜里花,只能想想罢了。前几年上面的齐心村民组,不也是有过修路的念头么?最后怎样,还不是半途而废,不了了之了。
“我!”
谢院长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真的?”
“真的!”
“要得,叔你带头,多少钱?十万百万还是咬咬牙,能够拿得出来的。只要把路修好了,我还想回来修房子哩。”
有人带头支持,其他人也纷纷附合同意。就算是砸锅卖铁,该出的那份,竟是无人反对叫穷。看来,大家早就憋足了劲,就等着谢院长站出来,一声号令,四方应和。
“好,杨主任,你说两句,表个态噻。”
取得村民们支持,谢院长并不觉得奇怪。只是,若是有村里的支持,事情也许会更加好办一点。杨主任是他们看着从小长大的,也是一个热心为民办事的好干部。这次之所以叫上他,便是要得到村里的支持。
其实,一直关心国家实事的谢院长,早在政府工作报告,和 总书记的几次重要讲话中,感觉到党和国家领导,对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视。也正因为如此,谢院长才有了定心丸,更加坚定了修路的决心。可以说,这即是他心中最大的一个愿望,也是压在他心里面一座无形的大山。他生于斯长于斯,对这里有着更加深厚的感情,打从心里,谢院长都不愿意看到这里变得越来越荒凉,成为一片被人遗忘的角落。
“我代表村里,对你们的提议无条件支持,并将尽全力以赴地办好相关政策手续,全力配合,为这一条大家的心愿之路尽早修通而努力。也希望在座的党员同志带头,大家齐心合力地干好这件事。”
杨主任的话不多说,态度却是明确支持。作为相邻的,更加偏僻的齐心村民组长大的杨主任,比在座的人更加希望把路修通修好。而在他的心里,其实还有一个有些私心的想法,不过,倒是不好在此说出来了。
“好,感谢主任和村里的支持,也希望是党员的站出来,起到带头作用。不过,修路不是件简单的事,还需要大家的积极配合参与。我建议选出几个人来,作为修路领导小组成员,全权负责各项工作安排。”
谢院长早已深思熟虑,考虑周到,进一步提出来,要成立一个领导小组,以解决后期各种矛盾纠纷,做到防范于未然。这一提议,当即得到大家认同,选出了一个由七人组成的修路领导小组。而这七人领导小组,每家拿出一万元,其余各家只拿出五千块。谢院长作为顾问,也是首先拿出来三万,作为修路启动资金。很快,全村民组三十二户,竟无一户人家反对,纷纷表示支持。而对于自己应拿出来的那份,即便是最困难的大春家里,也毫无怨言地积极筹集到位。
谢院长似乎是忘了自己已是七十岁的高龄,更兼刚刚作了手术,应该多在家静养休歇。在心里的想法得到大家的认同与支持,并且,大家还组成了修路领导小组,正时刻着手进行接下来筹集资金、申报预案之事。谢院长觉得自己还能再作点什么,一刻也不想闲着。
此刻的谢院长,为了能够确定好具体的路段路线,能够以更加合理的安排部署,使得这一条即将修建完成的路,不止是现在能用,今后也能让他们的子孙后代,安心地开着车在其上平安行驶,谢院长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是否吃得消,爬坡上坎,跑上跑下,仿佛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
“杨队长,你快点啊,快来看看这里,地势险得很哟,该怎么整?”
谢院长精神抖擞,走路速度比小他二十几岁的杨队长还要快,并且,在他的心里面,似乎早就有了一条路线。只是,这毕竟关系到大家的整体利益,各方面都要照顾到,不能有半点的马虎闪失。
“嗯?我的想法是,将这上面的大石头想办法弄下来,正好可以作路基,又填了两边的沟壑,一举两得。”
杨队长人年轻些,考虑事情却是周全,也是个干事业,一心一意为村民做事的好干部。这一段时间里,杨队长也被谢院长的热情干劲感染,更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也是卯足了劲,一心要把这一条通天大道修好,不辜负了大家对自己的信任。
“嗯,要得,你这个想法好,一举几得了。”
“走,我们再去前面瞧瞧,顺便问一下大春,占了他家的圈栏,该怎么办?最好是补偿一点,只能象征性意思意思,就是不晓得他是咋想的?”
“哦,是有点不好办,占用他家的太多了,又没得办法,只有这样路才修得下去。”
“老哥,杨主任,又在为路基问题忙啊?快进屋坐,喝口水。”
老远,他们口中的大春便看见二人,热情地招呼着,邀请进屋坐会儿。他们本是有事过来,也不客气,一起进了大春那座简陋的,看着摇摇欲坠的木板楼房。
“大春啊,我们来主要是有件事想和你打个商量,征求下你的意见。”
“老哥,是为修路的事吧?你放心好了,该出的钱,我已经向几个亲戚们借了,很快就能凑足交上。这修路是大家的梦想,也是件造福子孙后代的好事,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
以为二人来是催交修路的钱,大春连忙开口保证。可以看出来,大春家里虽然困难,不过他对修路的热情却不低,更是全力以赴地支持。
“嗯,好。钱的事嘛也不急,不过,修路可能要占用你家土地和那边的猪圈竹林,只是这赔偿费,你晓得的噻,可能不多。”
谢院长心头十分感动,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没有更多的资金来源,也无法帮助到他的这些个好兄弟们。他心里惭愧啊!更觉得自己此番修路的主意,是不是提早了点?只是,一想到自己已经年岁大了,而且还一身的病缠着,也拖不起了呀。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听孩子们的,花那么多的钱去城里买房子,现在是想要拿出来更多的钱也不可能了。
“不就是占了点土地嘛,再说了,你也看到的,那猪圈烂成啥样子了嘛?占了好,免得我还要请人来折,干花冤枉钱。”
大春笑着,并未觉得自己吃了多大的亏,反而好像是占了便宜。看来,他是早已想好的,自己是党员,虽说家里暂时困难,拿不出多的钱来,无偿地拿出自己的土地和猪圈,便是算对修路最大的支持了吧。而像他这样的例子,是典型,却决不是例外的个案。在谢院长带领下,整个硝厂村民组三十二户人家,难得地齐心了一回,纷纷舍小家顾大家,展现了新时期人民普遍提高的觉悟和崭新的精神面貌。
“好兄弟,有你这句话,有你这样的觉悟,这路一定能很快地修好。那就不多说了,我们还要去那边看看。”
“要得,走,我和你们一起去。”
“好嘛,走。”


“谢院长你抽烟!噢,我忘了你戒烟了。嘿嘿,喝水,喝水。”
“杨主任,你找我到底有啥子事嘛?眼看着这路就要确定了,只有最后几处再确定下来就可以动工修建了,不过也不能马虎,一些细节地方还得注意,不能叫大家失望啊。”
“嗯嗯,谢院长你说得是,这路能修通,都是你谢院长的功劳啊。”
“说的啥话,还不是村里、镇上,还有大家共同的努力,特别是那几个党员干部,带头作用很大。对了,杨主任喊我过来,不会只是说这些的吧?”
谢院长人老成精,看杨主任吞吞吐吐,又看一旁笑着不说话的建设村何主任,心里晓得,肯定有事。只怕,还是大事!
这杨主任的家,与谢院长他们所在的混子村硝厂相邻,是基本由杨姓组成的村民小组,属于建设村管辖。据其家谱记载,如今的齐心村民组所有杨氏族员,都是土司杨氏后人。战乱中避祸于此,也是看中了这里山清水秀,是一处风水宝地。
的确,作为黔北最高峰仙人山所在,不管是硝厂,还是齐心村民组,都是具有其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的。只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如今大融合下的城镇面貌一新,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进行,原本被先辈们引以为傲的自然山水,却也成为制约人民生活现状的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天堑。正因如此,两个村民小组的年轻人,这才舍弃家里安逸的生活,去往外面的世界,打工挣钱,在外面购房安家,已是极少有时间回来。

共 947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大病初愈的谢院长有什么心事?急匆匆的赶回老家?回到小山村,展现在他面前的是荒凉之景。还是从前那难走的山路,只是如今人烟更加稀少。他到家了召集着村邻们开会,大家一头雾水不知道干什么?谢院长和大家要商量一下的事是修路。他内心考虑的是要改变家乡现状,首先要修路,路畅通了,年轻人有了希望自然不会再抛家舍业去外面打工。他号召大家集资一起行动,乡邻们也积极的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毕竟是造福乡里的好事。谢院长拖着大病初愈的身子,忙里忙外,为修路操碎了心。一个热心于桑梓的平凡人向我们走来,他更多的是为子孙后代着想。谢院长的心事终于尘埃落定,以后更灿烂的前景会让小村人有奔头。赞一个【编辑:枫魂帝星】
1 楼 文友: 2019-02-22 21: 9:50 很有韵味!学习
2 楼 文友: 2019-02-2 1 :41:57 读此篇我竟然像被作者施了魔法一样,不知不觉走进了他铺设的情节里,越发与之投机缘分起来......小说以舒缓的写法,布置悬念,将主人公的情绪慢慢拖入另一番境地,揭示出现实生活中许多思想行为的改变,会因他人的影响而不知不觉违背初衷,发生变异。写作技巧独树一帜,拜读学习 馨蕊英华步冷穹, 清魂洁魄傲芳丛。 宁由朔雪侵三世, 不向东君乞柳风!
 楼 文友: 2019-02-2 22:40:15 医者仁心,始终不忘故乡的谢院长,用自己的行动为家乡父老做实事。感谢赐稿菊韵问好春祺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宝宝不拉大便怎么办
小孩上火吃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